做美麗精緻的女人,我們該怎麼做,做一個美麗精緻的女人,我們該怎麼做?《十萬個為什麼》

《知識問答,以下為網友的回答》

  • 回答1
    作者:花兒28891吧舉

    常常讀到你為女性說話的文章,所以寫這封信,希望和你談談我的煩惱。我的教育水準不高,辭句不通的地方請原諒,尤其今天心裡很激動。我今年四十五歲。

    丈夫阿坤在十年前車禍死去,留下我和兩個小孩,守著丈夫的家俱行,生活還過得去。十年前,連阿坤的爸媽都勸我改嫁,說這年頭不一樣了,不必死心眼守寡,可是我看孩子還小,實在不願為他們找個後爸,所以一年又一年,也熬過來了。然後阿珠到臺北吃頭路(在美容院,專門燙男人的頭髮),一個月才回家一次。

    阿雄去作兵,平常隻能寫寫信。我一個人看店,有時候也真寂寞。隔壁鄰居跟我同歲的女人都是有丈夫的,也不可能過來陪我聊天,所以我常打毛線,有時候也看三毛和瓊瑤的小說。

    這一天,一個戴眼鏡的大學生來買書桌,看中那張最便宜、三百二的桌子,想講價又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。我想起在馬祖的阿雄不知冷暖如何,就主動降了三十元給他。他叫何慶祥。

    以後他就常來店裡,有時候來借檯燈,有時候,帶一些書來給我看,有些是翻譯的,像《包法利夫人》和《野性的呼喚》,比較難懂,但一經阿祥解釋,就清楚了很多,我也漸漸愛看起來。每次阿祥來,我就留他吃飯。他每次都吃得很快、很多,好像在學校裡沒飯吃一樣。

    一面吃,就一面說學校裡的事,常常說大學女生很嬌嫩,不成熟,跟她們談不來。看他落落寡歡的樣子,我也心疼,隻好多炒幾樣菜,逼他談我們都看過的書,逼他把髒的衣服帶過來洗。後來,我們就一起去看電影,在黑黑的戲院裡他牽著我的手,一直沒有放。

    這是去年發生的事,今年二月,我們決定要結婚。阿珠和阿雄當然很詫異:媽媽要跟一個二十歲的男生結婚,可是笑過之後也就算了,他們還好幾次和阿祥三個人一起到城隆廟的夜市去喝啤酒。

    阿祥的爸媽在臺南開佈店,年紀跟我差不多。阿祥說他們很保守,可能反應會很強烈,但他們一向都聽他的,隻要我們堅持,總是會風平浪靜的。阿祥握著我的手,說:

    “阿芬姐,你一定要忍耐。”他那個穩定沉著的樣子,像個五十歲的老頭,比死去的阿坤還要篤定得多。我讓他回臺南,安心等他父母暴風雨似的到來。

    他爸媽真的來把我臭罵一頓,說我“不要臉”、“勾引男孩子”,什麼難聽的話都說盡了。美麗女士,我也不是那種溫馴乖巧的女人,難聽的話我也會說。對面那個後生曾經想賴我的帳,還在店裡毛手毛腳,被我用殺雞的菜刀像瘋婆子一樣把他嚇出去,到現在還不敢進我店門。

    可是對阿祥的父母,我當然不會回嘴;等他們氣完了,發覺阿祥和我還是那樣,大概也會回心轉意吧?!結果,真正傷到我心的居然是外人——報紙的記者。他們說我勾引年輕男子,隻有一個目的,就是性。

    說我敗壞風俗,說這是醜聞。還找了什麼心理學教授之類的,來分析我的心理,說我正值“狼虎之年”,性慾正強,所以完全是以性來滿足自己、誘引別人。

    胡女士,我隻有高中畢業,又一直住在鄉下,也沒有接觸過什麼新女性主義之類新潮的觀念,所以對自己很缺乏信心。你能不能告訴我:記者這樣報導我對不對?

    那位心理教授這樣說我應不應該?我很迷惑。四十幾歲的男人娶二十歲的女人為妻子的例子很多,為什麼四十幾歲的女人嫁給二十歲的男人就是“醜聞”?

    我和阿祥相愛,到底“醜”在哪裡?我不偷人家的丈夫,又不與人隨便同居,而是要和阿祥光明正大地結婚,我“敗壞”了什麼風俗?說我“勾引”阿祥,阿祥是個年滿二十歲、頭腦清楚、個性成熟的大學生,是不是“勾引”,問他不就行了。

    那位受過教育多多的心理系教授,又沒有見過我,問過我的話,他怎麼能說我對“性”的要求怎麼樣又怎麼樣,好像我不是一個有名有姓有自尊心的人,好像他在討論一個心理個案,可是他又沒有研究過我“張淑芬”的個案,他怎麼能在報紙上信口開河?現在隔壁的小孩子看到我,都吃吃地指著我笑說:“伊‘狼虎之年’!

    ”要我今後怎麼做人?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,要記者、教授來處罰我?

    不是不知道和阿祥結婚,以後的日子還困難多多。我們也都爭論過。我六十歲的時候,他才三十五歲,我怎麼保得住他?

    可是轉念想想,難道年齡相稱的夫妻就沒有問題嗎?阿坤撞車的時候,才隻三十六歲;我也並沒有在二十歲的時候,為了擔心作寡婦而不嫁他呀?!未來哪裡是可以用一個手指、一個手指計算安排的呢!

    守了十年的寡,孩子們都出頭了,我還不能嫁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嗎?更何況,將來有再大的困難,也都是阿祥和我張淑芬自己的私家事,這與報紙、心理學家、社會道德有什麼關係呢?報紙上那樣報導,好像四十五歲的女人和二十歲的男人結婚是件很骯髒的事,我覺得很受傷;四十五歲又怎麼樣?

    如果一個四十五歲的男人在一般人心目中是瀟灑迷人、成熟智慧的,四十五歲的我也覺得心裡充滿了感情、充滿了愛的力量。我錯在哪裡?胡女士,我的知識不多,請你告訴我,這個心理教授有沒有權利那樣侮辱我?

    我受不受法律的保護?能不能控告他破壞我的名譽?

    張淑芬敬上回應與挑戰女兒,我要你比我更快樂我是個女性麻醉技師,工作中每看到痛苦掙紮於生死邊緣的產婦,最後終於捱了一刀產下小娃娃,心裡總是萬分感動、欣慰,然而疲憊昏睡的產婦總是一再地問我:“我生了什麼?”“女的!

    啊!我真對不起我先生!”“孩子給他們看了嗎?

    ”“我先生高不高興?”“我婆婆有沒有說什麼?”“唉!

    我又開了刀多花錢,真對不起!”這種時候,我真想對她們吶喊:不要再說對不起!

    管他高不高興!生男生女誰作得了主呢?花點錢算得了什麼?

    看看你自己給折磨成什麼樣子?女人!女人!

    為什麼你總是為別人而活?生命乃是天賜的,多愛你自己一些些吧!前不久看了美麗女士寫的《纏腦》和《醜聞?

    》,深感於我心有慼慼焉!女人到底已經知道自己作為“人”的權利,而奮鬥而發出吶喊了。我們有愛人與被愛的權利,不能因為男性社會故意醜化年齡差距的婚姻就畏縮妥協。

    環顧四周,多的是四五十歲的男人娶二十年華少女,為什麼四十五歲的女人不能嫁給二十歲的男人呢?

    我們有求知的權利,好好充實你的頭腦,發展你的能力,不把文憑當作嫁妝、點綴門面的工具;不把孩子生病、做家事當作偷懶怠慢的藉口;以作花瓶為恥,腳踏實地工作的女性或可在男性社會中要求真正的平等。我有一兒一女,從小我給予他們同樣的教養,兒子爬樹女兒也爬樹,給女兒一個佈娃娃也不忘給兒子一個,我鼓勵他們爬得更高,教他們跑得更快,跌倒了同樣含著淚水自己爬起來。我的女兒勇敢有主見,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,她會的她舉手表演,她不會的她舉手發問。

    沒有淚眼汪汪的手足失措的可憐女兒態,鄰居朋友伯伯叔叔都說她能幹、聰明,不過最後總是要說一句,她真像個男孩,沒有女生味道。是的,這是我在計劃養育她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的結果,人生中總是有所得必有所失。在失與得之間加以抉擇,擇善固執而已。

    透過女兒,我彷彿看到幼小的自己,小小心靈中充滿了一股強烈的慾望,我想盡情奔跑,爬高歡笑,無拘無束隨心之所欲,有如天上飛的小鳥,池中逍遙的遊魚。這不正是父兄生活的寫照嗎?然身為女兒身的我卻一再被告誡著女孩子不作興這樣、不作興那樣,壓抑再壓抑,終養成靦腆含蓄的所謂女人味,兒時的幻夢無跡可尋。

    這是何等的代價啊?全國的母親們,快快把你們的纏腦佈拋棄,讓你們的女兒為自己而活,為自己是“人”的權利而活。所有男性社會中標榜的所謂女性化、女人味,所謂苗條,所謂婀娜多姿,所謂三從四德,所謂齊大非偶等等等等隻有女人才被要求的種種,都要拿出來重新思考、重新判斷、重新給予評價,這其中有多少陷阱?

    多少桎梏?它奪去了我們的自由、我們的快樂,綁住了我們奔跑的腳步、伸展的雙手,而唯有我們女人自己解除這些纏腦佈,否則世世代代的女兒還是要忍受它的束縛所帶來的苦痛啊!

  • 回答2
    作者:DUH盾

    結婚當然是要好好的保養一下自己的皮膚了,做一個水水潤潤的新娘子,我是婚前一個月定期去瀾會館做美容的,效果很好,皮膚緊緻嫩滑。

  • 回答3
    作者:

    什麼才是精緻的女人?答案是美與健康。為什麼這麼說?

    因為,隻有美才能讓你更有毅力地去管好自己,去觀察和比較,並且不斷學習和完善自己。這種力量是與女人與生俱來的,不到最後,沒有誰能預估到它真正的潛力。當然,美又必須是健康的。

    特別是當健康和美成為人的一種習慣與生活方式時,那種激發出來的靈感和核動力,絕對是我們無法估量的。

    當然每個人對精緻的理解不同,一個精緻的女人除了美麗與健康,還要有氣質,這些都是後天可以培養的,至於怎麼保養肌膚那就見仁見智了。

  • 回答4
    作者:久久戀愛學院

    如何成為一個精緻女人?

  • 回答5
    作者:阿迪

    第一,修練外表,打造適合自己的美

  • 回答6
    作者:匿名用戶

    一個女人要想精緻,

    是一種由內而外的修煉!

    從氣質妝容到服飾都感覺有一種精緻的氣質!

  • 回答7
    作者:j九故事

    精緻優雅體現在外在,做到這一點並不難。

  • 回答8
    作者:镹

    生活中長得好看的美人很多

    但真正活得精緻的女人卻不多

    得體的外在,是做個精緻女人首要的條件之一

    著名主持人楊瀾曾經講過自己在英國的一段經歷:

    某次她面試失敗,披頭散髮穿著睡衣裹著外套就去了咖啡廳。裡面人很多,侍者安排她坐在一位穿著講究的老太太面前。

    老太太沒有看她一眼,寫了張便籤給她:洗手間在你左後方拐彎。

    等楊瀾再回到座位上,老太太已經離開了,還留給她另一張便籤:

    作為女人,你必須精緻,這是女人的尊嚴。

    由內而外散發出的優雅氣質,是做個精緻女人首要的條件之一。

    不光知道享受生活,更懂得取悅自己。這樣的女人,才是世間的精靈。那種無可比擬的迷人氣息,讓人想不親近喜歡都難。

    我有一位閨蜜,就是這樣精緻的女人。

    工作三年,月賺八千,雖然跟那些已經出人頭地的同學相比,她的收入和生活並不算太好,但閨蜜仍有她自己的小確幸。

    交完房租,還掉信用卡,她依然會用所剩無幾的工資,給自己買一支顏色好看的口紅,換一個她中意很久的小包。

    這樣犒勞自己的小禮物,並不會像灰姑娘腳上的水晶鞋,會為她帶來幸福,但生活和工作的重壓,卻能因此溫柔起來。

    女人需要的不是美麗,而是賞心悅目。就是儘可能把自己打扮得乾淨雅緻、些許的時尚、和諧的搭配、令人愉悅的顏色。讓人一看到,就能聯想到美好,這就是賞心悅目。

    就像《聞香識女人》說的,愛乾淨的女人,即使沒噴香水,也能給人一種清香感。

    精緻,也是一種內在從容優雅的生活態度

    也許有人會酸溜溜地說:有錢誰不想過得精緻優雅?有錢誰不想追求生活品質?生活已經夠累了,還窮講究什麼情趣?

    想到作家陳丹燕寫過一本書叫《上海的金枝玉葉》,提到民國有名的大家閨秀,老上海永安百貨郭氏家族的四小姐――郭婉瑩。

    郭小姐從小吃遍珍饈美饌,英文流利,在倫敦長大,回國念燕京大學,是那個時代最頂尖的白富美。不過,這種貴族出身倒沒什麼說頭,把任何人放在錦衣玉食的生活裡,大概都能舉止優雅,拿腔拿調。

    打動我的是後面的故事。

    建國後百貨公司被收歸國有,從前出門永遠坐轎車、有保鏢相隨的她,換上粗佈衣服,做起了職業女性。條件艱苦,她卻能用煤球和鐵絲烤出酥脆的土司,用鋁鍋和供應麵粉做出有聖彼得風味的蛋糕。

    後來丈夫被打倒冤死獄中,家中財產全無,她也被迫去鄉下勞改,養豬,幹髒活累活。但她永不屈服,永遠抬起高高的下巴。她堅持穿旗袍清洗馬桶,穿著光潔的皮鞋在菜場賣鹹鴨蛋。

    郭婉瑩晚年時,曾有外國記者問起那段勞改歲月,郭婉瑩冷靜地說:“這些勞作有助於我保持身材。”

    無論世事如何黯淡,在困境中依然能保持著高貴樂觀的品性,這個女人走完了她精緻的一生。

    “有忍有仁,大家閨秀猶在。花開花落,金枝玉葉不敗。”――郭婉瑩的輓聯

    這就是精緻,能享受最好的,能承受最壞的,生活給她猙獰的酸檸檬,她用來榨成好喝的檸檬汁。

    精緻,是一種從容優雅的生活態度。即使生活拋棄了你,即使再狼狽不堪,也執著不懈,把生活過得詩情畫意,它不一定要用金錢支撐,但一定要用心去體驗。

    從小受教育影響吧,我們會把過分註重外在的人刻板定義為膚淺,把所有深刻都聚焦於所謂的內在美。

    甚至有前輩會告訴你,在年輕的時候,隻需埋頭鑽研專業技能,練就十八般武藝即可。剩下的一切,當你有了經濟實力,自然會手到擒來。

    所以太多女生把所有精力投身在辦公室,把青春圈養在圖書館,拖著疲憊的身體和粗糙的外表去追求真知真理,以為這就是內在涵養的本質。

    慢慢地長大,認識了越來越多比我年長的女生,會發現擁有得體的外在,也是內在涵養的一部分,她們的靈魂和外在一樣優雅。

    那些生活精緻,願意花時間護理自己、打扮自己的女人,生活過得很有質感。因為對美的追求會滲透到方方面面,督促她變得更好。

    每天騰出時間來打理自己,行程再忙,也至少保證塗個口紅。

    當你塗上口紅,你獲得的不僅是美麗,還有自信和獨立。

    LANMAN爛熳口紅針對中國女性唇部肌膚,經過上萬次配色實驗,不斷精益求精,打造適合中國女性的口紅極致精品。

    有極佳的滋潤度,完美的融合了維生素E和世界上最穩定的植物油――白池花籽油,保持唇部水潤。不添加任何香料過敏源,超越歐盟IDEA標準。

    LANMAN爛熳口紅就如它的名字一樣,色彩燦爛。這款巧克力初心繫列,有四大色系,15種色彩,膏體如巧克力般絲滑,點綴妝容的同時,幫助你詮釋精緻女人的質感人生。

    親愛的姑娘,願你活得精緻有底氣,不為昨天嘆息,隻為今天更美。

    LANMAN爛熳口紅助你在每時每刻,都活成最美的自己。